博客首页 | 排行榜 |

汪进进的博客

分享 悦纳 感动

个人档案
博文分类
让美好的事情发生——改革开放的巨变留给我的记忆镜头(1)  2015-01-01 13:09
分享到:

       在与朋友论及中国的当代时,我常被大家笑为“五毛党”。 因为我常为共产党点赞,觉得共产党治理这么一个大国好不容易啊!  能有今天的成就,实属不易!   虽然问题多多,危机重重,步履维艰,但我相信国家在向好的方向继续前进着,美好的事情终会发生!  

        我相信这个国家目前活跃在舞台上的那些主流企业家的素质将支撑起这个国家的未来。他们的智慧,他们的视野,他们的野心,他们的创新,他们爆发出的能量将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如果中国能持久地保持稳定,真正的法治成为“新常态”的话。  这个“如果”确是这个国家不确定性的根源,不安全感的根源。 这也是很多人即使在中国发财,是中国的既得利益获得者,但一定想法设法怀揣一张外国的永久居民身份,这样可以随时拥有作为外国公民飞离中国的权利。 拥有这种外国身份成为一种骄傲,成为实力的象征,这种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严重的问题所在。

         
         我作为70后,没有经历父辈那一代很多人都“吃不饱饭,上不了学“的困顿和艰辛,也没有经历那离奇怪诞的10年之恶。我生活在改革开放之后,这是幸运的。  这35年的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变,带来了“好的”与“坏的”,积累了“正能量”和”负能量”。35年裹挟的势能累积到今天的这个现状,梳理起来实属不易了! 将来的治理过程充满正的变数,也充满负的变数。 唯有祈愿中国人的领导人的智慧和社会精英的智慧,民间群众的智慧将能解决好重重问题。 当然我自己也将是创造世界改变的力量之一


        我们每个人在上学期间可能都接受过这样的命题作文:“假如我是xxx”。我这个小时候的好学生就受这个教育的影响,常常在想,“假如我是习近平,我该怎么治理这个国家?"   当我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是何等的浅薄了。 因为我发现我的知识结构,我的视野,我的阅历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好的成熟的经得起反复推敲的答案。在这想的过程中,我一冲动就去买本这类书看看,那类书看看。试图能让自己不再那么地浅薄,可以深入地找到”假如我是习近平,怎么解决中国问题的正确答案“ 。 


       其实,每一个改革设计都是一套仿真系统。我目前的认知和阅历带来的”输入“非常有限,仿真过程中的假设性变量太多,因此仿真过程常让我纠结不已,常陷入到”系统“之困。 但是,即使集中中国最顶级的精英团队的设计成果,也未必就是正确的答案,因为在改革实践过程中的操作和掌控能力对一套仿真系统最终的实现效果同样极其重要。
 

        在新年的第一天,我睡了个大懒觉,起床后就在想该写点什么来纪念这伟大的时代呢?  还是用我惯用的蒙太奇手法记录我的人生经历中的一些”画面“吧,以期和拥有相同价值观的朋友们共同珍惜当下的岁月,做正能量的传播者,共同努力,竭尽全力去正面地影响别人,竭尽全力让美好的事情发生! 

      现在是片段式阅读时代,我想每期文字控制在2500字以内。
 -------------------------------------------------------------------
         我有两个姐姐。 我比我大姐幸运,出生之后就遇到包产到户的伟大改革。我们那个村庄26户,丘陵地带,田地都不多,一个人口大约有七分田,七分地,我们家有两亩八的田,两亩八的地。田是水田,地是旱地。在有些地区,田地是不分的。我们那严格区分。
 田里种两季稻,早稻和晚稻。早稻因为雨水充沛,一亩可以产近千斤,晚稻一般亩产只有500-600斤。 晚稻米一般都用来交公粮了,因为煮饭不“涨锅“,不经煮的意思。  我后来在城里就试图在超市里找出哪种是家乡的早稻米,哪种是晚稻米,但遗憾一直没找到。  田埂有四面,一面种黄豆,豌豆等,其它三面都不宜种庄稼,上面长满了杂草,到了夏天茂盛的时候被砍下,用作柴火。 地里也分两季,主要种小麦和红薯。我们老家称红薯为”山芋“。 

       我妈喜欢给我们姐弟三人做忆苦思甜的教育。常向我忆起她生我大姐时,由于没有分产到户,只能在热水瓶里盛上粥保温,一天三顿就吃粥。但是,她又说,这是很好的了,1958年她们还有吃观音土的。  她回忆起这个,我就更在想, 在”红军”过草地的过程中还能诞生下生命,而且能活得很好,说明“人”这个物种的生命力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要顽强些。 我们的祖先是怎么一代一代的繁衍下来的呢??   母亲的教育和小时候的生活体验是我一直骄傲地鼓吹自己是个“粗糙的男人”,尽量以保持极简的物质主义生活态度为乐。 这源于我童年的这些生命体验。每个人的很多价值观都源于童年,所以改变起来也就很难。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出生之后基本上都是能吃饱肚子的,我在初二时,父亲当上了区长,一个月有几十元的工资(具体多少我也不确定了哈),每次爸爸回来会带上一斤肉,夏天还有可能带回来一个西瓜。所以我的生活应是我那个村庄最好的了。 记得那时晚上一般吃面条或者山粉圆子。 山粉圆子就是山芋粉做成的,在深圳我到目前为止只找到一个地方有这种山粉圆子作为一道菜的。有老乡在深圳想念家乡的山粉圆子的可以问我哈。  山粉圆子没有猪油是很难吃的,我当时经常吃,有时候就觉得很腻了。但有一次,我们家送了一碗山粉圆给邻居小孩吃,邻居兄弟却觉得我们家的山粉圆很好吃。 从那以后母亲的教育里就说你要知足啊! 

        那时候母亲是农村的裁缝,一到冬季就挨家挨户上门工,每天的工钱好像是1元。那时候上门工是在别人家吃饭,下午还有下午茶,是“肉下面”(就是用瘦肉和着粉先煮一下,然后和面一起吃,在深圳目前还找不到这种肉下面。确是很好吃的。)。 如果是在本村庄上门工,而且是周末或假期,我有时候也能被农户叫过去,吃到“肉下面”的。 现在还是觉得那“肉下面”特别好吃啊。  不过,为了应对母亲上门工,爸爸是基层干部,家里没有人照顾生活的问题,我和我小姐很小就要到附近池塘抬水回家,两人一起做饭。应该是小学一年级就会做饭了,但现在不记得具体是几岁了。 大姐初中就住校了,我常常为“抬水”和我小姐打架,互相推搡着把扁担的位置挪到对方的那边多一点,不像电影里看到的镜头姐姐是多么疼爱弟弟的样子:-)   

       我曾深情回忆起有一年的秋天的傍晚,天已快黑了,我那时候很小的年纪,大约是小学一二年级吧,在离家里房子比较远的一个小丘陵的山坡上,焦急地巴望着爸妈卖粮早点回来。那时候交完公粮,留足家里吃的,两亩八的田地的产出已经可以卖点粮食了。那是除了妈妈上门工,爸爸的工资,每年卖一两口猪和一些鸡蛋之外的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我当时接到爸妈时,爸爸从稻框里拿出一条秋裤和一双袜子。他说,“儿子,要感谢邓小爹爹啊!"    这句话让我记忆非常深刻,可能是因为等待在那个山坡上时间很长很长,否则不可能一直记起爸爸说过那样的一句话。
父辈们很多人从“吃不饱,无法上学”到可以卖粮食就变得非常地知足,他们感激邓小平。

     这是我最早感知到时代的变化,主要是来源于父母的回忆和自己对那双秋裤的深刻记忆!  
  
 

类别:生活随感 |
上一篇:我十年来唯一的一次非技术类演讲的纪要,里面有我的83条经典语录:-) | 下一篇: 2015年我们还会用筷子吃饭吗?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立场